priest/墨香

是个沙雕。

“这个世纪疯狂,没人性,腐败。您却一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费渡从前不知道什么是甜。


  冰凉刺骨的潮水漫过胸膛,潮水深处,是无数蛰伏着的讥诮的眼睛,叫嚣着扯缚足踝,吞食血肉。星河渺茫,黯淡流淌。


  甜到发苦的咖啡整杯灌下,浓重的血腥味被阻遏在喉间,肆意盘旋。


  他想,这就是甜了吧。


  倏尔天光大亮,成群夜鸦振羽而飞。星河长明,银光流转。热烈温暖的烟草味涌过胸腔,带着近乎灼人的滚烫,一寸寸描摹火光,填满血肉。


  海潮退去,头顶星河灿烂。有人为他跋山涉水,披荆斩棘而来。


  他怔在原地,任由自己跌落进一个踏实有力的怀抱中。破...

       叶修有双相当好看的手。


  白净修长,隐约窥见隐埋的浅青色血管。骨节分明却不过分突兀,指尖线条流畅分明,美好如黑白素描,抑或是湛蓝湖面上成群的天鹅,清晰晨光里舒展双翼。


  这样的手,运筹帷幄于键盘上时很好看,灵巧翻飞落下黑白音符时很好看。甚至屈起关节轻轻敲桌子时也很好看。


  骨节泛白,白皙手臂青筋根根分明。修长十指如溺水游鱼死死抓住雪白床单,喘着热气颤抖挣动,唇齿间抑制不住泛着哭腔小声吸气时,也很好看。...

请欣赏rapper程潜的solo

(严争鸣叶笛电音伴奏)

   ”爹不疼,娘不爱

      一吊铜钱把我卖。

     师父是只黄鼠狼

     把我拐进扶摇派。

     师兄骚包师弟菜

     师妹是只野鸡怪

     风里去,雨里来...


  明灭灯火在夜色中浮动暧昧的光线,钢琴声流淌撞碎成潋滟的光影。四周是欢笑舞动的人群,白肤红唇的女子端着酒杯,高跟鞋灵巧穿梭在涌动的人群里。灯火下鲜亮华美的筵席。


  热潮涌动,我把西服外套随手扔在椅背上,在灯火晦暗处坐定,仰头扯松领带。侍者默不作声的倒了红酒。酒液清澈,灯下摇晃出奢靡颓烂艳红的樱桃色光泽。


  四周是河流般永不休止的音乐与人潮,欢笑与鲜花铺就成空虚的赞美诗。我冷眼旁观,格格不入。


  脚步声响起,一个少年端着酒接近,小心翼翼如涉水的鹤。没有穿侍者服,宽松的白衬衣和瓷白的皮肤相得益彰。酒液倾倒,盈满玫瑰...

【舟渡】 白昼已逝

 #通篇胡扯


 — 


  “我可能什么都想要:那每回无限旋落的黑暗以及每一个步伐升盈令人战栗的光辉。”


  


  刺眼的白光从厚重的窗帘缝内逼仄的挤进来,空旷冰凉的室内安静极了,大屏幕上画面定格为一片血肉模糊,发黑的霉点像飞蛾的鳞片一样恣意消散。


  费渡安静的躺在真皮座椅上,身旁各色药瓶零乱散了一地,几颗白色药片咕噜噜滚了出来,停滞在雪白的大理石地面上。他仿佛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脸上半分血色也没有,安安静静像张精美而脆弱的剪纸,稍一碰就会簌簌化成一堆粉末,长久的与电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共眠。


  他无知无觉的闭着眼,好半天才攒出一点力气,侧过身匀...

【朝俞】 我男朋友不会是个变态吧

  #没啥剧情,随手摸


  贺朝最近有点奇怪。


  谢俞前不久去跟着导师去德国做调研,待了一个多月才回来。贺朝这平时拽上天的主切切实实的体会了一把“独守空闺”的凄凉。每天吃饭没滋味,睡觉也嫌累,唯一的动力就是掐着时差跟心尖尖上的小朋友视频那么十几分钟——怕谢俞累着还不敢时间太长。


  贺朝就这么隔着个冰冰凉凉的手机屏幕,提前拟好了词儿,巴巴的每天等着视频一开就坐那噼里啪啦的说开了。长此以往,练出一副气沉丹田连贯流利的好口才,按他的话说,进了传销队伍也能当个领军的头头。


  谢俞回来的那天,贺朝屁颠屁颠半夜就开车到机场蹲着,焦心的像侯产室外来回踱步的老父亲。熙熙攘攘人流中...

关于残次品的误解

看残次品的时候,一直以为这一对儿cp叫恒星。

静恒和必行,押韵好听又契合主题,天际辽阔,银河流转。只为你一个人星河长明,光彩熠熠。

看完了才明白,恒个屁的星,老子站逆cp了。

操。

陛下

顾昀一生,遇见了四位陛下。

元和先帝是风刀霜剑中一捧淬血的柔情,是小侯爷书桌前一盏浸了毒的汽灯,是年少时雪天院子里憨头憨脑的雪人。优柔寡断的拉扯着他坠向黑暗。一面亏欠,一面补偿。

李丰是推着顾昀看遍黄沙血染的手,把大梁一线破烂江山压在无所不能的安定侯肩头,手握着大梁境内最利的一把割风刃,忌惮而依仗。处心积虑要磨去锋锐,怕那明晃晃的刀尖指向自己的咽喉。

李铮是临经打磨初展光华的璞玉,是未经风霜洗礼的一弯清泉,潺潺涌动着后世的海晏河清。

长庚呢。

长庚是顾昀冰凉铁血下蛰伏一冬的万种柔情,是关外茫茫黄沙中经年锦簇的杏花。

是江山万里,是心安归处,是卸下重甲后缠绵紧拥的怀抱,

是他一个人...

【沙雕段子】我媳妇嘴挑

长庚:我媳妇嘴挑,不吃香椿

温客行:我媳妇嘴也挑,不吃核桃。

程潜:我师兄以前嘴挑,只吃漂亮小姑娘端上来的菜。

骆闻舟:我媳妇葱不吃生的,蒜不吃熟的,姜生的熟的都不吃,不吃酸的,不吃辣的,不吃荤油,不吃植物的茎,不吃带皮的茄子和番茄,不吃动物的膝盖以下、脖子以上和内脏。


【沙雕段子】p家儿子们的恋爱别名

#沙雕预警!!!

《默读》:惹火总裁:热辣警花买一送一

《镇魂》办公室秘闻:风流教授俏处长

《杀破狼》禁忌之恋:那天深夜,小义父赤身裸体爬上我的床……

《六爻》师门不幸:扶摇山白孔雀养殖手册

《天涯客》救救孩子:美貌男友热爱cos邋遢油腻大叔

《残次品》:感天动地:铁骨将军为爱做受

《七爷》冷坑女孩:求求你们看七爷!!!!!!!!

【舟渡】孤灯 



#刀,慎入

#一发完结



凌晨一点,南平大道行人寥寥,路灯竭力散发着昏黄光晕,零星几只飞蛾贪恋这一方温暖,兀自绕着那方暖光长久盘旋,不肯离去。鳞鳞几片绒毛悄然抖落,灰尘一样泯灭无痕。

费渡像往常一样回到小区,金属钥匙伸进锁孔,轻轻一别。空旷的屋内一片漆黑。空调开了一天,温度偏低。

他回身关好门,俯下身从鞋柜找到拖鞋穿上。一团温暖的毛绒绒的活物静悄悄凑了过来,乖顺的蹭着费渡裸露的脚踝。他眸色蓦地柔软下来,伸手轻柔的在猫后颈处抚摸了几下,像是借此汲取一点温暖。

“啪”,客厅灯亮了。屋内登时笼上一层薄薄的暖光。费渡抿了抿唇,像从前一样低低的轻声唤了句:“我回来了。”

无人应答...

【忘羡联文】入梦(拾壹)琉璃火

很荣幸参加这次忘羡十三梦联文!

策划:@古砚微凹 


顺便提一嘴,风间太太我超爱你啊啊!反复修文还是给大家拖了后腿……


谢谢各位太太带我玩,辛苦啦!  


上一棒  @风间清瞳


——————————————


拾壹梦   乍偎人、一闪灯花堕,却对着琉璃火。


>>>>>>>>>>>>>           

 ...

【长顾】长庚在床上对顾昀的108种叫法

#沙雕预警!

长庚有个颇为奇怪的癖好,在做那种事时,总喜欢叫顾昀的名字。

一般是深情款款,虔诚而近乎恳求的叫“子熹”,往往能把顾昀半边身子都叫麻了。

偶尔心血来潮,长庚变着法的叫“义父”“大帅”“侯爷”,有一次甚至吐着热气,伏在顾昀耳边,笑着轻唤了声“我的将军”,初听别扭的顾昀几欲羞愤跳楼,听习惯了也就由着他去了。

今晚耳鬓厮磨时,长庚动作轻柔的环过顾昀的腰,乖顺的伏在他胸口处蹭来蹭去,难耐的轻喘着气,情意绵绵的低声唤了句:“顾卿……”

顾昀头皮一炸,叫这一声惊的差点滚下去。

自古 “君臣有别”的禁忌与芙蓉帐暖的绮丽暧昧迷迷糊糊搅成一团,浆糊似的糊了顾昀一脑子。为人臣子葬身山河的忠心不由...

【长顾】以下犯上

       #脑洞向敷衍产物


  #没头没尾小学生文笔


  #不合格书房play


  京城的春日热烈而妩媚,亭台楼阁掩映丛丛花枝,大街小巷行人往来不绝,秦楼楚馆,夜夜笙歌。丝竹吹彻,帝都笼罩在暖融融的春光内,颇有“盛世”之感。


  重重深宫中却并无纸醉金迷的奢靡风气。长庚自小受苦,即使成为金尊玉贵的雁王后,也跟着了然大师四处奔波,真正意义上的皇家待遇倒没有几天。登基后更是崇简抑奢,宫中一概清简朴素。


  唯有后院一片杏花开得正好,浅红醉粉,雪片似的颤动着,给威严森宇的九重宫阙染上一丝人情味儿。...

【沙雕段子】当甜甜书中主角举行才艺大会

#沙雕预警!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才艺大会。看现场各位都是摩拳擦掌有备而来,话不多说,让我们掌声有请一号选手:扶摇门派小师妹韩潭为我们表演杂技:喷火!”

  台下程潜侧过头去,忍了好半天还是轻笑了一下,偏头问到:“师兄,你是怎么想出让小师妹喷火这个……妙计的?”

  严争鸣正襟危坐仙风道骨,一把折扇摇的风生水起:“要不然让李筠去表演魔术?点石成蛤蟆?”

  程潜一激灵,一阵恶寒猛地窜上后脑。

  伴随着喜气洋洋的音乐,韩潭蹦蹦跳跳上了场。主持人沈易连忙拍马屁道:“一号选手看来精心打扮过,就连钗饰也格外亮丽多彩!不愧是扶摇山出来的弟子,端的是大家闺秀啊!”

  韩潭笑靥如花:“那当然...

论在甜甜文里逆攻受是怎样的操蛋感受

如题
一开始看六爻,小铜钱冷淡又理智,浑身A气冲天,美人师兄腰细腿长骚气天成,被小师弟推倒肯定很爽!

然后美貌艳动人骚气入魂的大师兄就把小铜钱推到温泉里干了个爽。

镇魂里沈教授一出场我就敏锐的嗅到了贤妻良母的味道,赵处推杯换盏插科打诨,沈美人温润克制彬彬有礼,真乃人间极品美人受!

然后风流恣意赵处就被羞涩腼腆的沈教授按进被子里干了个爽。

默读里费渡西装考究八面玲珑,眼尾狭长,漫不经心一瞥,金丝镜片冷冷反光,浑身充满霸道总裁的禁欲气息。我不禁大喜过望,这难得一个苏点满身的禁欲总裁攻啊!

然后衣冠禽兽迷人费总就被骆闻舟铐着手铐花式play干了个爽。

天涯客里周子舒不仅腰细腿长蝴蝶骨漂亮,而且身居高位杀伐果...

总感觉甜甜很喜欢虐受ヾ(o・ω・)ノ

如题,看过的甜甜的文受都被虐的不轻

镇魂里赵处凭借他紊乱的作息成功得了胃病昆仑君被雷劈了一夜都劈糊了

六爻里爹不疼娘不爱的小铜钱第一次刻符咒差点刻死后来直接挂了一次

默读里费渡从小死妈还有个变态老爹折磨他后来自己对自己下狠手晕血晕的哇哇吐

天涯客周子舒一上来就七窍三秋钉活不了多少时候了每天半夜疼得跟生孩子似的

杀破狼……顾昀从小被毒的耳聋眼瞎还有个牲口爹成天逼他练这练那没过多久爹妈都翘辫子了后来得知真相差点病死在西北让李丰那个狗皇帝罚跪雪地跪出老寒腿安抚流民让人炸的差点挂了祠堂里一激动哇哇吐血后来直接全身绷带夹板眼瞎耳聋浑身没有一块好地方……

© 清都山水郎 | Powered by LOFTER